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栏目 >> 政务动态 >> 省厅要闻

湖北恩施“律师三进”提升基层治理法治化水平

发布时间:2018-09-10 来源:法制日报 阅读次数: 【字体:

法制日报记者 刘志月

清静的信访接待大厅。

8月23日9时30分,《法制日报》记者走进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信访局,没有来访群众,只见工作人员正在整理文件。

这个稍显冷清的信访接待大厅,有点出乎记者意料。

“前几年,热闹得很,老人带着小孩,成群成群来,喊声、哭声乱作一团。”利川市信访局局长罗洪涛说。

改变始自2014年,利川市委市政府决定拿出专项工作经费聘请7名专职律师进信访大厅,落实法治信访、责任信访、阳光信访。

利川市信访局清静的接待大厅,验证着恩施州落实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推行“律师进村(居)、进接访大厅、进疑难复杂信访案件”的“律师三进”工作成效。

恩施州处于鄂西贫困山区,交通条件相对落后,但多年来越级信访、信访积案、涉法涉诉信访比较突出。对此,该州2014年起逐步探索形成比较固定的“律师三进”模式。

“‘律师三进’鼓励律师以第三方身份参与基层综合治理,协助地方党委政府化解基层矛盾,是信访法治化的重要举措,也是我们落实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不断提升基层治理法治化水平的主要载体,为维护我州社会和谐稳定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恩施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柯东海说。

引导依法维护合法权益

20多人,呼啦一下子,把利川市群众信访法律顾问室给挤满了。

虽说过了3年多,湖北宏济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思琴仍记得2015年6月24日接访利川一小区业主集体访时的情景。

“拖了这么久,一直没处理!”一进门,何秀就大声喊。其余来访人,随即附和。

执业多年的黄思琴没有慌,倒上水,请何秀等代表坐下慢慢聊。

何秀他们2003年购房并签了商品房买卖合同,办了房产证,但开发商没有按合同约定协助业主办土地使用权证。

“开发商不配合,我们至今无法办理土地分户登记。现在开发商‘跑路’,甩手不管了。”何秀向黄思琴诉苦。

详细查看了购房合同、房产证等资料,黄思琴提出建议:合同里有明确约定,开发商应当协助业主按时办理土地使用权证等,不办理,逾期要支付违约金。

“这个事实很清楚,法律关系也很清晰,可以到法院起诉,胜诉几率很大。”黄思琴告诉何秀。

“这个好像行得通!”听完分析,何秀跑到信访接待大厅通知其他近140名信访人,到法律顾问室前听黄思琴说。

经商议,何秀他们听取了黄思琴的建议,2015年至2017年陆续委托律师到法院起诉开发商,得到法院支持。

目前,216户业主陆续拿到了分户的土地使用权证。一起信访13年之久的信访案件得以化解。

利川市委法治办专职副主任牟辉介绍说,市委、市政府拿出专项经费购买律师顾问服务,进信访大厅的律师要求有3年以上执业经验、群众工作能力比较强。

推动依法解决疑难复杂问题

8月13日,李春和丈夫从“住”了两年的医院搬走。

两年前,李春因病在恩施一家医院动手术后瘫痪。丈夫照顾她时,又突发脑血栓。

李春儿子提出,医院是母亲之病的祸首,父亲之病属“工伤”,要求赔偿300万元。

医院不同意。李春和丈夫“霸占”了一间病房,不出院。

今年年初,医院决定停止对李春及其丈夫的治疗。李春家随即组织信访。

受指派,湖北联信律师事务所主任鲁诚参与处理此件复杂疑难信访案。考虑前期巨额投入,医院同意调解。

分析情况后,在恩施州江泰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组织下,鲁诚分别与医患双方见面协商。

鲁诚分析:医院存在过错,应当承担主要责任;患者提出的赔偿过高,即使按医院全责也无法达到,况且李春丈夫的脑血栓是由自身疾病引起,不应由医院担责。

经多轮协商,双方认可了鲁诚的分析,达成调解协议。

“我们的主要作用是提供专业法律意见,确保信访案事件在法律法规框架内处理,避免出现‘花钱买平安’‘一味迁就’‘久拖不决’等情况。”鲁诚说。

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在律师参与下,纳入恩施州“百案攻坚”的案件已妥善处置87件,一批信访长达20多年的积案圆满化解。

“参与依法解决疑难复杂问题过程中,律师充当着依法行政顾问员、法定途径引导员、难案攻坚参谋员、涉诉信访代理员的多重角色,促进依法决策、依法行政的同时,不断提升着群众的法律意识和法治素养。”恩施州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万雪峰认为。

法律服务送到家门口

“订婚有法律效力吗?彩礼可不可以要求返还?”

“出嫁的姑娘可以不赡养父母吗?”

“村委会能否再分死亡人的承包地?”

……

在利川市东城街办白鹊山村法律顾问室,记者发现了这份长达14页的《农民常用法律知识讲稿》,作者是湖北利佳律师事务所律师牟维。

讲稿最后一部分,牟维结合利川及白鹊山村实际,谈到了遇到法律问题和纠纷后怎么办——

“平常处理事务一定要增强法律意识,特别是农民朋友说话办事多空口无凭,发生纠纷后无法证明事实,所以要记着‘口说不为凭,立字才为据’这个真理。”

“发生纠纷要及时向有关组织和部门反映,求得依法解决,切不可冲动激化。”

3年前,牟维加入“律师进村(居)”活动,担任白鹊山村法律顾问至今。

“别看牟律师年轻,讲起法治课头头是道,关键是很多话接地气、切实际,村民很爱听。”利川市司法局东城司法所所长李海林说。

利川市司法局局长肖文辉在基层走访时发现,随着“律师进村(居)”活动的推进,村民到领导办公室“耍狠”的逐渐减少,找律师、找法律援助的逐渐增多。

在利川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郑至吾眼里,“律师三进”的本质是借助专业力量解决基层社会治理问题,通过提升党委、政府和全社会的法治意识,实现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改革发展中的难题。

“‘律师三进’能赢得党委政府和社会各方面认可,源于牢牢把握了基层治理法治化这个核心,以法治思维推进工作,以法治观念引导百姓,破解治理难题,降低治理成本。”恩施州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州综治办主任张仁谦说,目前,全州正在有序推进律师参与调解、律师代理案件申诉等工作,继续探索律师参与基层治理创新之路。

记者手记

追寻“枫桥经验”在荆楚大地的印记,恩施必去。

恩施之所以值得去,缘于这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地区、一个贫困山区5年前就开始思考并践行如何提升基层治理法治水平。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深入恩施采访“律师进村(居)、法律便民”工作时,基层干部展望的未来——这个做法找准了基层法治水平不高的症结,补齐了基层法治资源的短板,坚持做下去,定能从源头上解决“信访不信法”。

这一次,再次走在土苗山寨的山水间,有个感触很强烈:在这里,法治的力量不断壮大,群众的法治素养极大提升。

这一次,利川市信访局清静的信访大厅震撼了我,也启发了我。

秉持“矛盾不上交”的理念,一个贫困山区的少数民族地区可以将法治建设推进到如此高水平,实在是新时代“枫桥经验”在湖北开出的最美花朵。

编后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法制日报》记者近日深入湖北7个市州采访新时代“枫桥经验”,切身感受到了楚国“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风骨。

武汉的网上“枫桥经验”之路,打开了信息化时代特大城市治理新局面,为市域治理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样本;宜昌注重从细节入手、源头着手,将新时代“枫桥经验”演绎为“用尽全力防范矛盾纠纷发生”;襄阳着力走好新时代群众路线,讲群众话、解群众意、护群众利,不断提升基层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和水平;黄石推行“党建引领·活力村庄”改革,借助村庄理事会平台凝聚共识,促进发展;黄冈从革命老区实际出发,将纠纷化解与法治宣讲、人员培训融为一体,让基层群众直接参与到调解之中;随州秉持群众自我服务管理原则,选举产生“村务协理员”“中心户长”等,让身边人管身边事;恩施将律师参与纳入基层治理体系,形成依托专业力量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的生动局面。

围绕基层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现代化,湖北不断演绎着新时代“枫桥经验”新篇章,让中央放心、令群众满意,走出了一条符合湖北实际的长治久安之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