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栏目 >> 政务动态 >> 部门发布 >> 基层处

“枫桥经验”在随州:纠纷从群众中来化解要到群众中去

发布时间:2018-11-08 来源:湖北省司法厅门户网站 阅读次数: 【字体:

随州探索基层自治新路由身边人办身边事

“8个水泵同抽一个水坑,电不够,水也不够,要干架。”“同一个水坑,一家抽3小时,轮流来,没人有怨言。一见面,湖北省随州市随县三里岗镇综治办专职副主任黎远明讲了村务协理员张保春处理争水纠纷的事。

2011合村并组,三里岗镇19个村仅有79名村干部,事多人少,干部有怨气、群众有怨言。为破解困境,经走访调研,三里岗镇党委、政府联席会讨论决定打破行政村组限制,选聘村务协理员,实行村务协理员制度。

推行两年,黎远明很少接到村干部请求协调解决纠纷的电话。带着疑问到村走访,矛盾仍然有,不过靠村务协理员及时解决了。黎远明说。

针对新时代农村发展变化的现实,随州市探索村民自治新路,打造了村务协理员”“中心户长等为主的基层维稳创安力量,让身边人管身边事,提高了矛盾纠纷化解率。

常说高手在民间’,基层特别是农村治理需要调动这些民间高手积极性,为他们施展本领、实现价值提供舞台,就能有效改变有事难得管、事多无人管、有劲使不上的状况。随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路永中说。

一、说一句顶十句的中心户长

发现高压线从自家房顶上过,随县唐县镇砂子岗村村民罗春(化名)嗅到了商机。今年5,以高压线离屋顶太近、对日常生活造成影响为由,罗春找电力部门扯皮,开口要20万元。

1996年罗春家获准建房,但由于资金不足未在规定时间内完工,建房手续作废;2000,电力部门获准经此处架设线路。为获得更高赔偿,罗春家准备在原址续建两层楼。

砂子岗村委会组织双方调解。因数额相差悬殊,两方始终无法达成协议。

考虑到中心户长李成与罗春家离得近、关系融洽,砂子岗村治调主任乔问武请他出面做工作。

按照现在的价格算,你这些东西顶多值3万元。跑了这么多年,你不仅一分钱没搞到还闹得家人不安生,再搞下去你在村里还怎么过?”李成开导罗春,并请人来测算,总价不足3万元。

罗春家决定见好就收”,与电力部门签了房屋拆除改建协议。

在农村,碍于面子,熟人或亲属说的话听,村干部说的不一定听。唐县镇党委副书记蔡钧说,政府不可能包揽天下,法律也不可能包罗万象,农村治理需要像李成这样的热心肠发挥作用。

2015,受启发于十户联防”,唐县镇按照就近原则每10户组成一个联调小组,推选中心户长,由其负责10户的矛盾纠纷化解、协调处理,如遇大的矛盾纠纷及时上报并协助村、镇处理。

唐县镇还成立了镇十户联调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十户联调驻村()委会工作站,工作站与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合署办公。

中心户长既是各户身边的和事佬,也是各户的亲人,能拉近各户之间的距离,用家常话、大众理及时化解身边事,有效避免了矛盾激化。随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加进说。

二、善于发动群众的村务协理员

“20111125,这个日子,对三里岗镇吉祥寺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张国勇具有特殊意义。这一天,全村选举产生了28名村务协理员。走马上任之初,张国勇一度打了退堂鼓:合村并组后全村只有5名村干部,到处是群众扯皮拉筋的事,村干部疲于应付根本没有精力谋发展。

201111,村务协理员试点工作在吉祥寺村展开,选出了谭丛华等一批公道正派、热心公益、群众认可、本人自愿的贤能人士。

张国勇没想到,有了村务协理员,自己能有精力谋发展了。

三里岗镇是有名的香菇之乡。香菇产业发展起来后,村民们对土地看得越来越重。吉祥寺村有一块土地平整后要分给12户村民,村、镇、国土部门及派出所等组织划分了数十次也没能落地。

谭丛华抽出几个晚上,逐一到村民家串门,摸准了症结所在:地块里有条通水渠,高低不平,易灌不易排,导致各家各户都不愿选低位的地块。

谭丛华向村民提议,由他协调村、镇,村民们配合,重修这条渠。水渠修好,地很快分到户。事后,有村民私下跟黎远明说,要不是看谭丛华的面子,估计这水渠没法修。

吉祥寺村试点的成效,让三里岗镇党委、政府看到了村务协理员这类民官的潜能。20126月在全镇推行村务协理员制度,解决村级治理力量不足问题。

“‘民官不是官,还是村民。他们负责民情民意收理、政策财务监理、政策法规说理、村民服务办理、矛盾纠纷调理、违约行为处理、村风村貌护理、公益事业代理、群众困难帮理、重点人群管理等10项职责。三里岗镇党委副书记、镇综治办主任余汉涛感慨说,“其实村务协理员每月只有50元的通讯交通补贴。

在随州市综治办副主任黄军均看来,村务协理员制度是在基层党组织领导下群众服务群众,群众管理群众,群众带富群众的创新做法,是贯彻落实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具体体现,也丰富了村民自治的内涵,由群众依法办理群众自己的事。

三、把稳定放在第一位的社区书记

在尚市店居委会,党员干部和群众有一个相约而成的习惯:如果有矛盾纠纷需要居委会帮忙调解,可在上午上班前半小时到居委会反映。

尚市店居委会书记、治保主任和其他两委班子成员,每天都会提前半小时到岗,集中精力专门接待前来反映各类矛盾纠纷或咨询政策的群众;上班前处理不完的,就与群众约定时间再继续。

314,尚市店居委会书记、主任王涛接到村民电话,周宗明与王小明在地里要干仗

王涛知道两家土地挨着,迅速带领治保主任赶到。原来,周宗明准备搞大棚葡萄采摘园,之前跟王小明商量好修条可以进出的路,等路修到王小明地界了,王小明不愿意把自家的两棵桃树挪走。

要挪的话,你得给600块钱。王小明说。

之前都说好的事。再说,路修好了又不是我一个走,是我们两家走。你要是不让,那等修好了,可别怪我不让你走!”周宗明毫不示弱。

听两边说完,王涛心里跟明镜一样。你的树,我们也看了,没多大也没长桃,一棵最多值10块钱。他对王小明说。

听了王涛一席话,王小明不好意思再提钱,同意将树挪走。

如今,周宗明的大棚葡萄采摘园很红火,带动了王小明的桃园生意。

稳定不了,工作干不好!”从事农村工作16,王涛很有心得。把稳定放在首位,尚市店居委会实现了十年进京零非访、越级零上访,被湖北省委政法委评为“2013-2017年度全省综治维稳先进集体

基层大部分矛盾纠纷能靠群众自我消融,关键是遇到纠纷不回避、不上交、不过夜,这就需要一大批像王涛这样的基层干部,需要像中心户长、村务协理员这类热心群众。路永中说,该市将继续完善基层自治体系,不断提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能力和水平。

记者手记:

深入随州市的村、社区采访时,我心里一直想着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

乡土中国里描述的熟人社会、对国人内心的真切刻画,在随州这里的村、社区均有呈现。

不论是砂子岗村的十户联调”“中心户长”,还是吉祥寺村的村务协理员”,给我最深的感受是,中国的基层群众都是与人为善的,关键是得有人引导;中国基层的矛盾纠纷都不是什么血海深仇,大部分可以通过群众自我消融,关键是得有人管。

枫桥经验的核心要义——“就地化解,不上交”,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关键是有人办。

随州探索基层自治新路充分发动群众,或许是解决当下基层治理困境的好办法。(来源:法制日报)

友情链接